• 2022 MATA台灣原住民族文化影視節(MATA TIFF)
    由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主辦的「2022MATA台灣原住民族文化影視節」(MATA TIFF) 「新視野影像」競賽開跑
  • 哎~撒撒
    2020Pulima藝術獎《優選獎》── 蒂摩爾古薪舞集 Tjimur Dance Theatre (©攝影 陳長志)
  •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
    2020Pulima藝術獎《優選獎》── 布拉瑞揚舞團 (©攝影 劉振祥)
  • 月球上的織流
    2020Pulima藝術獎《表演藝術首獎》── TAI身體劇場 (©攝影 Ken Wang)
  • 狂野大白紗的聯想
    2020Pulima藝術獎《優選獎》── 魯碧・司瓦那Ruby Swana (©攝影 吳欣穎)
  • Lakec (渡河)系列
    2020Pulima藝術獎《優選獎》──曾于軒 Posak Jodian
  • ya caay ka araway kamay 無形的手
    2020Pulima藝術獎《優選獎》──伊祐・噶照 Iyo Kacaw (©攝影 吳欣穎)
  • lohizaw越山:重返賽夏遷移路徑
    2020Pulima藝術獎《視覺藝術首獎》── 豆宜臻 hewen a ta:in tawtawazay
  • Mgaluk Dowmung 正在連結 銅門── 銅門部落家族故事影像紀錄
    2020Pulima藝術獎《評審團獎》── 兒路創作藝術工寮 (©攝影 Tommaso Muzzi)

SCROLL

關於Pulima藝術獎

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於2012年首創的「Pulima 藝術獎」,為全國第一個原住民藝術獎,目的為獎掖具南島民族當代藝術新風貌,並體現臺灣原住民族主體精神之創作,以促進原住民藝術之發展。透過每兩年一次的藝術策展與論壇,期引發藝術批評與論述,增進原住民藝術場域之健全,拓展臺灣社會對藝術的多元認識。

關於Pulima藝術節

由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於2012年創辦的「Pulima藝術節」,透過每兩年一次的辦理,除了展示Pulima藝術獎之入選與得獎作品,並邀請國際原住民藝術家參展,以及國內外優秀的原住民表演團隊演出,期以展覽、音樂、戲劇、舞蹈等系列展演活動,呈現原住民當代藝術面貌,發揮藝術展示教育之功能,引發大眾對原住民藝術之興趣,擴大原住民文化藝術之能見度。
編輯嚴選
MORE
  • 在歷史的間距中造音─重述原舞者之初(局部)  
    與其將原舞者的誕生嵌入八零年代以降,都市的原民運動語境,但探究它的內在邏輯,實與戰後美援體制下的工業化及山胞觀光更為相關,而都市的原民運動,偏屬一個外部動力、助力。或說,原舞者與社會運動的關係,更接近在彼此分流的離異中,反向推動原舞者成為一個促使團員從投身樂舞展演開始,漸漸向外觸摸,「漸明地接觸」社會運動的「緩和的入口」。 當時,田春枝、柯麗美及林清美分踞北部、南部、東部,共同形塑著山地樂舞的風貌。因應都市化、經濟發展需求而建的草衙山胞會館,以低廉的價格提供進城工作或等待進城做工、遠洋跑船的原住民居住所需,在1990年擠入了一群等待以表演勞動,從各方來會的人,譬如武山勝帶來的鄒族人、吳廷宏帶來的泰雅族人等。斯乃泱便是受到林清美召募,來到草衙,在那之前,她以在職校習得的建築製圖,及對都市的嚮往,到台北工作,但只待了一年,就因對都市環境不適應,回到利嘉部落。也許從離鄉到進城的過程本來就是一段機會與命運的歧路。一年以後,原先聚集於此的人大約流失一半,原舞群解散,原舞者成立。
    READ MORE
  • 身體的古代:創作對談(下)
    提問:吳思鋒、周伶芝。講者:巴魯.瑪迪霖、瓦旦.督喜、潘巴奈、以新.索依勇(按發言序)。
    READ MORE
  • 身體的古代:創作對談(上)
    提問:吳思鋒、周伶芝。講者:巴魯.瑪迪霖、瓦旦.督喜、潘巴奈、以新.索依勇(按發言序)。
    READ MORE
  • 酷兒.孤女.巫覡:原住民當代藝術中的「秘密」喻說  
    自1990年代以來,「原住民當代藝術」透過創作者與評論場域的推進,始以作為一種被此造認同者「復返」族群文化場域的路徑、成為了由「個體」而至「集體」世界的關係歷程。某種與其族群精神相對應的創作方法(包括媒材、技術,情感、語言…)、高度關連乃至於肯認著此文化結構的實踐方式,開始體現在許多創作者的行動中,並形構出了「原住民當代藝術」發展的其中一個主要面向。此次擔任Pulima藝術獎的提名觀察員,我欲以這一年來透過對於部分年輕世代創作者的追蹤,來回應此造藝術建構論。然而以「秘密」作為喻說,亦是為開宗明義的表示,在我所提及的作品中,這些主體的認同經驗不只已經與過去的結構關係產生各自殊異的、隱微的衝突,也就是說,它們大部分作為「近似」反例而對過去的建構論進行拓闢與詰問,也是為表示,它們常常是某種強勢認同語境中的他者,或幾乎是此造集體秩序下的單音乃至於噪音。這樣的「秘密」喻說在2010年以後的原住民當代藝術場域越見行蹤,並且與新一世代所面臨的文化、社會處境有緊密關係,在本文中,我會以「現身中的酷兒主體」、「私影像的創傷敘事」與「巫者的屬靈契約」闡述之。
    READ MORE
01/
原視界IPCF雜誌
MORE
PREV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