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Calay 絲線
    Pulima表演新藝站──潘巴奈 | 人和人之間,人和自然萬物之間,肉身和靈魂之間,似乎有條隱形看不見的連結,那是一條路徑,當通道開啟時,線的彼端會與內在靈魂相遇;如同sikawasay(阿美族祭司)在儀式裡從空中取下神靈的calay (絲線),於是就上路了
  • Karawakan 鋤穢.譜新
    Pulima表演新藝站──林源祥 | 聲響承載了過去、現在、以及未來,也傳遞了文化的變遷及群體記憶。
  • Padan 搖擺人
    Pulima表演新藝站──邱瑋耀 | 聽取部落長輩們述說padan是將一切傳達至上天的媒介,「葉子如同家的一條路,透過搖動傳達才能走回屬於文化的家。」葉子的搖動,猶如創作者身體的擺動,及心理自我認同的搖擺與疑惑。

SCROLL

關於Pulima藝術獎

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於2012年首創的「Pulima 藝術獎」,為全國第一個原住民藝術獎,目的為獎掖具南島民族當代藝術新風貌,並體現臺灣原住民族主體精神之創作,以促進原住民藝術之發展。透過每兩年一次的藝術策展與論壇,期引發藝術批評與論述,增進原住民藝術場域之健全,拓展臺灣社會對藝術的多元認識。

關於Pulima藝術節

由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於2012年創辦的「Pulima藝術節」,透過每兩年一次的辦理,除了展示Pulima藝術獎之入選與得獎作品,並邀請國際原住民藝術家參展,以及國內外優秀的原住民表演團隊演出,期以展覽、音樂、戲劇、舞蹈等系列展演活動,呈現原住民當代藝術面貌,發揮藝術展示教育之功能,引發大眾對原住民藝術之興趣,擴大原住民文化藝術之能見度。
編輯嚴選
MORE
  • ART TAIPEI 2021「原住民藝術特區」觀察
    全球藝術市場的新藏家時代來臨了,同時反映在ART TAIPEI 2021的台灣藏家結構上,正巧的是,今年也是原住民藝術場自2015年世代交替後最劇變的一年;另外,自主隔離所造成的高質量新作大增,新藏家、新一代創作者以及新創作的交集,成為這屆台北藝博會的看點。
    READ MORE
  • 在歷史的間距中造音─重述原舞者之初(局部)  
    與其將原舞者的誕生嵌入八零年代以降,都市的原民運動語境,但探究它的內在邏輯,實與戰後美援體制下的工業化及山胞觀光更為相關,而都市的原民運動,偏屬一個外部動力、助力。或說,原舞者與社會運動的關係,更接近在彼此分流的離異中,反向推動原舞者成為一個促使團員從投身樂舞展演開始,漸漸向外觸摸,「漸明地接觸」社會運動的「緩和的入口」。 當時,田春枝、柯麗美及林清美分踞北部、南部、東部,共同形塑著山地樂舞的風貌。因應都市化、經濟發展需求而建的草衙山胞會館,以低廉的價格提供進城工作或等待進城做工、遠洋跑船的原住民居住所需,在1990年擠入了一群等待以表演勞動,從各方來會的人,譬如武山勝帶來的鄒族人、吳廷宏帶來的泰雅族人等。斯乃泱便是受到林清美召募,來到草衙,在那之前,她以在職校習得的建築製圖,及對都市的嚮往,到台北工作,但只待了一年,就因對都市環境不適應,回到利嘉部落。也許從離鄉到進城的過程本來就是一段機會與命運的歧路。一年以後,原先聚集於此的人大約流失一半,原舞群解散,原舞者成立。
    READ MORE
  • 共享的語言—Te Papa Tongarewa的「歸還」工程(上)
    所謂知識的殿堂,應該生做什麼模樣?什麼樣的內容有資格在這樣的場域中呈現?殿堂歡迎誰?殿堂應該提供什麼? 在過去十年間,知識傳授的方式與場域有了很大的變化。大學不必然是唯一的最高學府;要學一門技藝或知識,上網比上圖書館快,有時候網紅(Youtuber)解說得可能還比教授更清楚。如果可以逛商場、看IMAX,我為什麼要去博物館? 博物館的概念緣起自十五到十八世紀間,歐洲收藏家用以陳列自己收藏的珍奇物品,又名「珍奇櫃」(cabinet of curiosities)。隨著歷史推進,博物館亦不斷地修正自己的角色與任務。如今疫情也挑戰了美術館/博物館的價值。在我們的時代,博物館/美術館將為何而存在?
    READ MORE
01/
原視界IPCF雜誌
MORE
PREV
NEXT